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趣阁备用 >> 别过来 >> Chapter26

豪华婚礼准备完毕。

大厅内金碧辉煌, 司仪宣布婚礼开始。

电视墙上播放着林泽与叶晓羽的相识史,司仪笑着说:“今天的这对新人, 可谓是郎才女貌, 美璧成双,他们曾经因为一个叫征途的游戏认识……”

画面展开, 所有人仰头, 看到游戏里的故事。

司仪开始介绍:“三年前,征途游戏世界中……”

林宇嚼着一颗草莓软糖,站在台下, 问伴娘:“你也玩这个?”

伴娘道:“不,我网游只是偶尔玩。”

林宇解释道:“这是中国游戏史上最坑爹的游戏。”

伴娘说:“我听说过,还有个叫天下2的是么,都很烧钱。”

林宇点头道:“有人朝里面扔了好几栋房子呢。”

正如林泽所言,他和叶晓羽在游戏中认识, 谈了数年恋爱, 从新手村到主城,漂亮的游戏风景地图, 帮会的大战,玩家间的PK,粉红的相框衬着无数游戏场景在电视墙上闪过。

大部分游戏照片上, 都出现了第三个人——幻想乐曲。

他的游戏ID一直没改过, 在有的照片上是远远站着, 只露出名字的一角, 有的则是站在画面的某个角落, 给名为“星翼”与“月羽”的这一对摆摆玫瑰花,放烟花,扔炮仗,吟唱漂亮的全屏技能。

林宇转头看了宾客群中的王清一眼,王清英俊帅气,微笑着抬起手,朝林宇比了比拇指。

林宇一阵心酸,朝他笑了笑,低头向伴娘说:“那个叫幻想乐曲的玩家是我师父。”

伴娘理解地点头,笑道:“还以为是个NPC叫这个名字呢。”

林泽与叶晓羽的爱情故事介绍完了,司仪道:“让我们为这对新人献上最真诚的祝福。”

林泽与叶晓羽换过戒指,音乐响起,来宾纷纷鼓掌,林泽接过话筒,朝台下道:“小宇。”

叶晓羽走过来,一脸茫然,林泽摆手示意,让林宇上台,站在自己身边,介绍道:“这是我的堂弟,林宇。”

台下一片安静,林泽说:“我以哥哥的身份介绍小宇给大家认识,他留洋归来,即将在S市开创自己的一番事业,今天在场的各位来宾,都是我和叶……晓羽的好朋友。”林泽这才意识到老婆和弟弟重名的问题,有点尴尬,咳了声,微笑道:“总之,希望大家多多关照。”

王清在台下拍了几下手,带着来宾纷纷鼓掌,林宇不自在地点头示意。

新人接受来宾祝贺,林宇浑身不自然下台,舒了口气,基本没任务了,他穿过人群,到长桌边选了个人少的地方,看到不少S市政要,连市长也出席了。

林宇朝他点头,市长正在和黎鸿业闲聊,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林宇掏出耳机塞上,拿了个盘子装吃的,肚子饿得咕咕响。

小弟丙:“大嫂,这里是老三,计划开始了吗?”

林宇嗯了声,笑着装作在聊手机:“老五呢?”

小弟丙:“正在展开扫描,老五装作去洗手间,在搜索了,叶家的保安不多,只有八个,已经全部装上定位器。新郎和新娘还在大厅里,计划可能需要变动了。”

林宇抬眼一瞥,林泽和叶晓羽在人群里接受祝贺,再转眼一扫,大厅角落里的一伙意大利人看着他。

王清走了过来,在长桌对面端吃的,身体挡住意大利人的视线。

林宇:“不,再等一会,预留的时间有一个半小时呢,有人注意我了,危险,关闭通讯。”

小弟丙关了通讯,王清神秘地朝林宇眨眼。

“有人盯着你呢。”王清道:“你在做什么?”

林宇推了推金边眼镜,笑道:“没什么,可能他们觉得我太帅了吧。”

王清遗憾地说:“不是我打击你,外国人的尺寸你可能受不了。”

林宇欣然点头:“谢谢你的经验之谈,师父。你别吃这个鸭……”

王清道:“做鸭的吃鸭,很奇怪么?”

林宇:“我是说这个鸭肉熏得有点老……”

王清拿着盘子过来,与林宇站在一起,林宇再抬眼时,意大利人都转身走了。

耳机里响起小弟丙的声音:“大嫂,朝对面看。”

林宇四处看了看,眼镜上的录像机把婚礼场合传回小弟丙的笔记本上,小弟丙道:“他们居然离开了。”

林宇放下盘子,不解道:“叶晓羽和他们交谈了么?”

小弟丁仍在死死盯着那伙意大利人,跟出大厅去。

王清问:“什么?”

小弟丙答:“没有。这伙人也是黑帮的,我不敢让大哥在他们身上粘追踪器。”

林宇摆手示意王清别问,答:“没关系,盯紧新娘,我知道为什么他们离开了……别让老小盯!他简直就像个变态神经病……我靠,叫他回去拔玫瑰花,老三我要扣光你这个月的打赏……”

小弟丙惨叫道:“大嫂,刚刚是你让老小去‘盯紧他们’的!我是无辜的!”

林宇:“让他自由活动……我快不行了谁来救救我……”

小弟丁在外头转了个圈又回来了,左右看看,去挖冰淇淋吃。

林宇彻底无语,收了麦,让王清搭着肩膀,两师徒吊儿郎当地晃来晃去。

林泽在宾客间穿梭,注意到了王清,手持酒杯与新娘过来。

“来。”林泽笑道:“碰个杯吧。”

王清一手揽着林宇,云淡风轻地举杯,与林泽一碰,叮的轻响。

林泽道:“老婆?”

叶晓羽温柔举杯,与王清碰了碰。

林泽期待地说:“你不说点什么?”

王清茫然道:“说什么?徒弟,这种时候该说什么?”

林宇道:“我也不太清楚,你即兴发挥吧,师父?”

“啊哈!”王清笑了笑,灵机一动:“阿泽,我有新欢了,你看,小宇和你长得很像。”

叶晓羽乐不可支道:“黎老大会揍你的,小宇有主了。”

王清遗憾地叹了口气,林泽没有笑,又以手上酒杯轻轻碰了碰林宇的杯:“我今天结婚了,说好的,你不是答应送我点什么吗?一句话也可以的,我不介意。”

叶晓羽道:“王清和阿泽认识的时间比我还长呢,王清唱歌好听,给咱们唱个歌吧。”

林宇道:“算了,我们过那边走走吧。”

王清狡黠一笑:“想听唱歌吗?保证不走调。”

林泽马上就意识到麻烦要来了,王清多半要整他,忙道:“没关系,我只是开个玩笑,你们玩得开心,我去和别的客人聊聊。”

“不不。”王清把林泽拉住。

林泽格开王清的手。

王清深吸一口气,端着酒杯,把香槟杯当成麦克风,运足中气吼了出来:

“请你一定要比我幸福——!!!!”

林泽与叶晓羽的表情刹那间复杂得无以复加。

王清声音突兀响起,在大厅内造成嘹亮回声,刹那间所有来宾的交谈一停,肃穆无声。

王清使了个眼色,林宇会意,马上端起酒杯,朗声接着唱道:“才不枉费我狼狈退出——呜呜——”

王清一躬身,脚踏节奏,悲痛地唱道:“再痛也不说苦——”

林宇一手按着心口,动情地唱道:“爱不用抱歉来弥补——”

王清:“至少我能成全你的追逐——”

王清&林宇(合):“请记得你要比我幸福——Ohwoo——”

所有人的目光投向新郎新娘,以及像疯子一样,忘我演唱的王清,还有默契无比,配合得恰到好处的林宇这师徒二人组。

若是发酒疯还好,败就败在林宇和王清二人的声线浑然天成,虽是清唱,却具有极其摄人的魄力,音阶准外加音色嘹亮,别有一番韵味。

“请你一定要比我幸福——才值得我对自己残酷——呜呼——”

“我默默地倒数……”王清唏嘘道。

林宇悠然唱道:“最后才把你看清楚……”

声音渐小,四周静谧,歌声收,绕梁不绝。

“谢谢。”林泽冷冷道。

叶晓羽脸色难看,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王清自己给自己鼓掌,片刻后大厅里的掌声稀稀落落响了起来。

林泽道:“别太粘着你师父,会被他带坏的,小宇。”说着捏了捏林宇的脸,说:“先别回去,待会还有点事。”

新人走了,王清朝四面点头致礼,继续专心吃他的鸭。

林宇:“我去上个洗手间,谢谢,噢谢谢,抱歉我还没有出专辑,以后再给你们签名……”

林宇走了,进洗手间时先看天花板和角落,而后想到叶家应该不至于这么变态,不会在厕所里装摄像机。

“老三。”林宇低头解裤带:“鸿哥呢?”

水声响,尿尿的声音,黎鸿业道:“在隔壁呢,老婆也来尿尿?”

林宇:“……”

小弟丙在耳机里的声音:“大嫂,你的尿有点黄……”

林宇:“我只是喝了尿……不对,我只是喝了芒果汁而已!”

黎鸿业皮带还敞着,走过来,林宇回手开门,让黎鸿业进来,一边系裤带一边问:“我堂哥呢?”

黎鸿业抱着林宇,二人挤在狭小的洗手间里,凑在一处,唇贴着唇,小弟丙的声音大了点,令黎鸿业也听得见。

“新郎在朝二楼走,大嫂,他想做什么?”

林宇马上道:“让老五戴上耳机。”

小弟丙发出信号,小弟庚背靠餐桌斜斜倚着,与一个穿着火辣的肉弹美女调情,裤兜里的手机微微震动。

“离开一下。”小弟庚暧昧一笑:“回来接着聊,美女。”

庚转身戴上耳机,转眼一扫,林宇道:“把所有人的麦全消音。”

耳机里切换到林泽的脚步声,片刻后开门声,脚步声没了。

庚闪身进了洗手间,打开一扇门,水声响,尿尿。

耳机里传来柜子移开的沉闷声音,庚尿尿的水声一停,憋住。

铁罗盘转动的声响,所有人屏息,庚的耳朵职业性地动了动,林宇心跳剧烈无比,被黎鸿业稳稳抱住。

“滴滴滴”声不绝,转动保险柜表盘的声音,继而响起生涩的反响摩擦声。

小弟庚揉了揉鼻子,眼睛直勾勾盯着洗手间的瓷砖,抬起一手,虚虚模拟动作,左右转动,嘴唇微张,舌头舔了一圈嘴唇。

林泽转动保险柜的圆锁,声音反复穿出。

同时,洗手间里:

一滴尿落下马桶,发出嘀嗒的轻响,干扰了小弟庚的听力。

“靠!”小弟庚低低骂道。

黎鸿业与林宇都听到庚的声音了,黎鸿业瞬间炸毛,过隔壁踹开门,怒道:“办事你不能专心点……”

“等等!”林宇忙道:“都别说话!”

耳机内传来第二次开门声响。

黎鸿业动作一停,收回手,瞪着小弟庚。

小弟庚拉好裤带,所有人动作同时凝住。

耳机中的声音:

叶晓羽:“你找什么?”

林泽:“我的户口本,小宇要结婚。”

叶晓羽:“为什么不先跟我打声招呼?”

林泽:“他是我的弟弟,找我拿户口本去结婚,一定得和你打招呼?这是怎么回事,你最好解释一下。”

叶晓羽不满道:“改了下密码而已,我来吧。”

林泽:“密码是多少?”

叶晓羽:“三、七、三、A、U、C……”

所有人:“……”

林宇在洗手间里笑得捶墙,黎鸿业转身出来,小弟庚抖开裤带,满不在乎地继续尿尿。

片刻后尿完了,小弟庚拇指一撇鼻尖,听着监听器里的声音,眯起眼,手掌虚按,模拟开保险柜圆盘的动作缓慢转动。

动作一窒,小弟庚睁大眼,痞气地笑了笑。

那边房间内,保险柜被打开。小弟庚邪气地笑道:“大嫂,那女人来阴的,差点被骗了。她把密码错报给你堂哥一个。”

林宇暗道好险:“多亏有你了,先别吭声,再听听。”

耳机里:

林泽:“这是什么?”

叶晓羽满不在乎道:“一幅画,朋友送的。”

画卷拉开的声音,所有人屏息。

林泽:“顾恺之的画?”

叶晓羽:“仿制品而已。”

林泽:“仿制品用得着锁在保险柜里?”

叶晓羽:“这是我第一次学制赝品的习作,留个纪念,昨天爸爸给我的。”

林泽不再多问,叶晓羽沉声道:“你想做什么?”

林泽:“只是看看。”

纸张响声,叶晓羽厉声道:“你想把这个也给他?!我告诉你,林泽,老娘已经让步得够多了。”

林泽冷冷道:“可能么?你还伪造了多少份?这一份说不定也是假的,母狐狸,我可不敢违拗你。”

叶晓羽变了声音,柔声道:“把它放回去吧,乖。这份是真的,你看,我对你全无保留。”

林泽关上保险柜,又是一阵杂响,打乱了表盘,柜子声响,开门,关门。

小弟庚一阵风般过来,问:“现在怎么办?”

林宇拈起麦,小声道:“开始2号计划,所有人,干活了。”

※※※※※※※※※※※※※※※※※※※※

豪华婚礼准备完毕。

大厅内金碧辉煌,司仪宣布婚礼开始。

电视墙上播放着林泽与叶晓羽的相识史,司仪笑着说:“今天的这对新人,可谓是郎才女貌,美璧成双,他们曾经因为一个叫征途的游戏认识……”

画面展开,所有人仰头,看到游戏里的故事。

司仪开始介绍:“三年前,征途游戏世界中……”

林宇嚼着一颗草莓软糖,站在台下,问伴娘:“你也玩这个?”

伴娘道:“不,我网游只是偶尔玩。”

林宇解释道:“这是中国游戏史上最坑爹的游戏。”

伴娘说:“我听说过,还有个叫天下2的是么,都很烧钱。”

林宇点头道:“有人朝里面扔了好几栋房子呢。”

正如林泽所言,他和叶晓羽在游戏中认识,谈了数年恋爱,从新手村到主城,漂亮的游戏风景地图,帮会的大战,玩家间的PK,粉红的相框衬着无数游戏场景在电视墙上闪过。

大部分游戏照片上,都出现了第三个人——幻想乐曲。

他的游戏ID一直没改过,在有的照片上是远远站着,只露出名字的一角,有的则是站在画面的某个角落,给名为“星翼”与“月羽”的这一对摆摆玫瑰花,放烟花,扔炮仗,吟唱漂亮的全屏技能。

林宇转头看了宾客群中的王清一眼,王清英俊帅气,微笑着抬起手,朝林宇比了比拇指。

林宇一阵心酸,朝他笑了笑,低头向伴娘说:“那个叫幻想乐曲的玩家是我师父。”

伴娘理解地点头,笑道:“还以为是个NPC叫这个名字呢。”

林泽与叶晓羽的爱情故事介绍完了,司仪道:“让我们为这对新人献上最真诚的祝福。”

林泽与叶晓羽换过戒指,音乐响起,来宾纷纷鼓掌,林泽接过话筒,朝台下道:“小宇。”

叶晓羽走过来,一脸茫然,林泽摆手示意,让林宇上台,站在自己身边,介绍道:“这是我的堂弟,林宇。”

台下一片安静,林泽说:“我以哥哥的身份介绍小宇给大家认识,他留洋归来,即将在S市开创自己的一番事业,今天在场的各位来宾,都是我和叶……晓羽的好朋友。”林泽这才意识到老婆和弟弟重名的问题,有点尴尬,咳了声,微笑道:“总之,希望大家多多关照。”

王清在台下拍了几下手,带着来宾纷纷鼓掌,林宇不自在地点头示意。

新人接受来宾祝贺,林宇浑身不自然下台,舒了口气,基本没任务了,他穿过人群,到长桌边选了个人少的地方,看到不少S市政要,连市长也出席了。

林宇朝他点头,市长正在和黎鸿业闲聊,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林宇掏出耳机塞上,拿了个盘子装吃的,肚子饿得咕咕响。

小弟丙:“大嫂,这里是老三,计划开始了吗?”

林宇嗯了声,笑着装作在聊手机:“老五呢?”

小弟丙:“正在展开扫描,老五装作去洗手间,在搜索了,叶家的保安不多,只有八个,已经全部装上定位器。新郎和新娘还在大厅里,计划可能需要变动了。”

林宇抬眼一瞥,林泽和叶晓羽在人群里接受祝贺,再转眼一扫,大厅角落里的一伙意大利人看着他。

王清走了过来,在长桌对面端吃的,身体挡住意大利人的视线。

林宇:“不,再等一会,预留的时间有一个半小时呢,有人注意我了,危险,关闭通讯。”

小弟丙关了通讯,王清神秘地朝林宇眨眼。

“有人盯着你呢。”王清道:“你在做什么?”

林宇推了推金边眼镜,笑道:“没什么,可能他们觉得我太帅了吧。”

王清遗憾地说:“不是我打击你,外国人的尺寸你可能受不了。”

林宇欣然点头:“谢谢你的经验之谈,师父。你别吃这个鸭……”

王清道:“做鸭的吃鸭,很奇怪么?”

林宇:“我是说这个鸭肉熏得有点老……”

王清拿着盘子过来,与林宇站在一起,林宇再抬眼时,意大利人都转身走了。

耳机里响起小弟丙的声音:“大嫂,朝对面看。”

林宇四处看了看,眼镜上的录像机把婚礼场合传回小弟丙的笔记本上,小弟丙道:“他们居然离开了。”

林宇放下盘子,不解道:“叶晓羽和他们交谈了么?”

小弟丁仍在死死盯着那伙意大利人,跟出大厅去。

王清问:“什么?”

小弟丙答:“没有。这伙人也是黑帮的,我不敢让大哥在他们身上粘追踪器。”

林宇摆手示意王清别问,答:“没关系,盯紧新娘,我知道为什么他们离开了……别让老小盯!他简直就像个变态神经病……我靠,叫他回去拔玫瑰花,老三我要扣光你这个月的打赏……”

小弟丙惨叫道:“大嫂,刚刚是你让老小去‘盯紧他们’的!我是无辜的!”

林宇:“让他自由活动……我快不行了谁来救救我……”

小弟丁在外头转了个圈又回来了,左右看看,去挖冰淇淋吃。

林宇彻底无语,收了麦,让王清搭着肩膀,两师徒吊儿郎当地晃来晃去。

林泽在宾客间穿梭,注意到了王清,手持酒杯与新娘过来。

“来。”林泽笑道:“碰个杯吧。”

王清一手揽着林宇,云淡风轻地举杯,与林泽一碰,叮的轻响。

林泽道:“老婆?”

叶晓羽温柔举杯,与王清碰了碰。

林泽期待地说:“你不说点什么?”

王清茫然道:“说什么?徒弟,这种时候该说什么?”

林宇道:“我也不太清楚,你即兴发挥吧,师父?”

“啊哈!”王清笑了笑,灵机一动:“阿泽,我有新欢了,你看,小宇和你长得很像。”

叶晓羽乐不可支道:“黎老大会揍你的,小宇有主了。”

王清遗憾地叹了口气,林泽没有笑,又以手上酒杯轻轻碰了碰林宇的杯:“我今天结婚了,说好的,你不是答应送我点什么吗?一句话也可以的,我不介意。”

叶晓羽道:“王清和阿泽认识的时间比我还长呢,王清唱歌好听,给咱们唱个歌吧。”

林宇道:“算了,我们过那边走走吧。”

王清狡黠一笑:“想听唱歌吗?保证不走调。”

林泽马上就意识到麻烦要来了,王清多半要整他,忙道:“没关系,我只是开个玩笑,你们玩得开心,我去和别的客人聊聊。”

“不不。”王清把林泽拉住。

林泽格开王清的手。

王清深吸一口气,端着酒杯,把香槟杯当成麦克风,运足中气吼了出来:

“请你一定要比我幸福——!!!!”

林泽与叶晓羽的表情刹那间复杂得无以复加。

王清声音突兀响起,在大厅内造成嘹亮回声,刹那间所有来宾的交谈一停,肃穆无声。

王清使了个眼色,林宇会意,马上端起酒杯,朗声接着唱道:“才不枉费我狼狈退出——呜呜——”

王清一躬身,脚踏节奏,悲痛地唱道:“再痛也不说苦——”

林宇一手按着心口,动情地唱道:“爱不用抱歉来弥补——”

王清:“至少我能成全你的追逐——”

王清&林宇(合):“请记得你要比我幸福——Ohwoo——”

所有人的目光投向新郎新娘,以及像疯子一样,忘我演唱的王清,还有默契无比,配合得恰到好处的林宇这师徒二人组。

若是发酒疯还好,败就败在林宇和王清二人的声线浑然天成,虽是清唱,却具有极其摄人的魄力,音阶准外加音色嘹亮,别有一番韵味。

“请你一定要比我幸福——才值得我对自己残酷——呜呼——”

“我默默地倒数……”王清唏嘘道。

林宇悠然唱道:“最后才把你看清楚……”

声音渐小,四周静谧,歌声收,绕梁不绝。

“谢谢。”林泽冷冷道。

叶晓羽脸色难看,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王清自己给自己鼓掌,片刻后大厅里的掌声稀稀落落响了起来。

林泽道:“别太粘着你师父,会被他带坏的,小宇。”说着捏了捏林宇的脸,说:“先别回去,待会还有点事。”

新人走了,王清朝四面点头致礼,继续专心吃他的鸭。

林宇:“我去上个洗手间,谢谢,噢谢谢,抱歉我还没有出专辑,以后再给你们签名……”

林宇走了,进洗手间时先看天花板和角落,而后想到叶家应该不至于这么变态,不会在厕所里装摄像机。

“老三。”林宇低头解裤带:“鸿哥呢?”

水声响,尿尿的声音,黎鸿业道:“在隔壁呢,老婆也来尿尿?”

林宇:“……”

小弟丙在耳机里的声音:“大嫂,你的尿有点黄……”

林宇:“我只是喝了尿……不对,我只是喝了芒果汁而已!”

黎鸿业皮带还敞着,走过来,林宇回手开门,让黎鸿业进来,一边系裤带一边问:“我堂哥呢?”

黎鸿业抱着林宇,二人挤在狭小的洗手间里,凑在一处,唇贴着唇,小弟丙的声音大了点,令黎鸿业也听得见。

“新郎在朝二楼走,大嫂,他想做什么?”

林宇马上道:“让老五戴上耳机。”

小弟丙发出信号,小弟庚背靠餐桌斜斜倚着,与一个穿着火辣的肉弹美女调情,裤兜里的手机微微震动。

“离开一下。”小弟庚暧昧一笑:“回来接着聊,美女。”

庚转身戴上耳机,转眼一扫,林宇道:“把所有人的麦全消音。”

耳机里切换到林泽的脚步声,片刻后开门声,脚步声没了。

庚闪身进了洗手间,打开一扇门,水声响,尿尿。

耳机里传来柜子移开的沉闷声音,庚尿尿的水声一停,憋住。

铁罗盘转动的声响,所有人屏息,庚的耳朵职业性地动了动,林宇心跳剧烈无比,被黎鸿业稳稳抱住。

“滴滴滴”声不绝,转动保险柜表盘的声音,继而响起生涩的反响摩擦声。

小弟庚揉了揉鼻子,眼睛直勾勾盯着洗手间的瓷砖,抬起一手,虚虚模拟动作,左右转动,嘴唇微张,舌头舔了一圈嘴唇。

林泽转动保险柜的圆锁,声音反复穿出。

同时,洗手间里:

一滴尿落下马桶,发出嘀嗒的轻响,干扰了小弟庚的听力。

“靠!”小弟庚低低骂道。

黎鸿业与林宇都听到庚的声音了,黎鸿业瞬间炸毛,过隔壁踹开门,怒道:“办事你不能专心点……”

“等等!”林宇忙道:“都别说话!”

耳机内传来第二次开门声响。

黎鸿业动作一停,收回手,瞪着小弟庚。

小弟庚拉好裤带,所有人动作同时凝住。

耳机中的声音:

叶晓羽:“你找什么?”

林泽:“我的户口本,小宇要结婚。”

叶晓羽:“为什么不先跟我打声招呼?”

林泽:“他是我的弟弟,找我拿户口本去结婚,一定得和你打招呼?这是怎么回事,你最好解释一下。”

叶晓羽不满道:“改了下密码而已,我来吧。”

林泽:“密码是多少?”

叶晓羽:“三、七、三、A、U、C……”

所有人:“……”

林宇在洗手间里笑得捶墙,黎鸿业转身出来,小弟庚抖开裤带,满不在乎地继续尿尿。

片刻后尿完了,小弟庚拇指一撇鼻尖,听着监听器里的声音,眯起眼,手掌虚按,模拟开保险柜圆盘的动作缓慢转动。

动作一窒,小弟庚睁大眼,痞气地笑了笑。

那边房间内,保险柜被打开。小弟庚邪气地笑道:“大嫂,那女人来阴的,差点被骗了。她把密码错报给你堂哥一个。”

林宇暗道好险:“多亏有你了,先别吭声,再听听。”

耳机里:

林泽:“这是什么?”

叶晓羽满不在乎道:“一幅画,朋友送的。”

画卷拉开的声音,所有人屏息。

林泽:“顾恺之的画?”

叶晓羽:“仿制品而已。”

林泽:“仿制品用得着锁在保险柜里?”

叶晓羽:“这是我第一次学制赝品的习作,留个纪念,昨天爸爸给我的。”

林泽不再多问,叶晓羽沉声道:“你想做什么?”

林泽:“只是看看。”

纸张响声,叶晓羽厉声道:“你想把这个也给他?!我告诉你,林泽,老娘已经让步得够多了。”

林泽冷冷道:“可能么?你还伪造了多少份?这一份说不定也是假的,母狐狸,我可不敢违拗你。”

叶晓羽变了声音,柔声道:“把它放回去吧,乖。这份是真的,你看,我对你全无保留。”

林泽关上保险柜,又是一阵杂响,打乱了表盘,柜子声响,开门,关门。

小弟庚一阵风般过来,问:“现在怎么办?”

林宇拈起麦,小声道:“开始2号计划,所有人,干活了。”

喜欢别过来请大家收藏:(www.chuanshuoshuo.com)别过来笔趣阁备用更新速度最快。

别过来最新章节 - 别过来全文阅读 - 别过来txt下载 - 非天夜翔的全部小说 - 别过来 笔趣阁备用

猜你喜欢: 快穿王者荣耀:英雄,你躺好!星卡大师(重生)电竞男神是女生:洛爷,狠强势带着作弊码穿游戏快穿系统:炮灰女配要翻身别过来快穿之男主攻略游戏王者:夫人,求带躺最后的帝王麻烦请叫我上仙这个团宠有点凶
完本推荐: 豪门少奶奶:谢少的心尖宠妻全文阅读抗战之第十班全文阅读狂野艳逍遥全文阅读毒宠法医狂妃全文阅读间客全文阅读网游之战御天下全文阅读召唤万岁全文阅读九霄帝主全文阅读一路青云全文阅读凤凰错:替嫁弃妃全文阅读一品江山全文阅读极品桃花运全文阅读都市奇门医圣全文阅读无敌天下全文阅读武道狂徒全文阅读天苍神帝全文阅读花都贴身高手全文阅读将血全文阅读这个地球有点凶全文阅读校园极品狂少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乡野仙农荒野求生:神级驯兽师都市狂枭神豪:开局就买比特币红楼之逆贼薛蟠异世无冕邪皇女总裁的贴身兵王丹道宗师快穿BOSS宠上天一胎双宝:总裁大人夜夜欢剑尊绝世剑神极道武圣世子妃你又被挖墙脚了镇世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最初进化全球进入数据化万能狂少海贼王之我是玄武重生之绝世废少封神:求求你当个昏君吧!御兽:开局进化洛奇亚仙丹给你毒药归我九星霸体诀战少我是你命中的劫绝世剑帝王者荣耀之异界当城主混元修真录[重生]我的微信连三界

别过来最新章节手机版 - 别过来全文阅读手机版 - 别过来txt下载手机版 - 非天夜翔的全部小说 - 别过来 笔趣阁备用移动版 - 笔趣阁备用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