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趣阁备用 >> 别过来 >> Chapter16

夜九点,一群牛郎装束的黑社会在酒楼里吃完饭,抵达如意门口的停车场。

霓虹灯映得黑夜如同白昼,林宇下车时,不自觉地停下了脚步。

黎鸿业:“小宇,怎么了?”

林宇看着不远处的一辆车,那是林泽的,回国时林泽去机场接他,便是开的那辆。

“我堂哥也在里面。”林宇道。

黎鸿业问:“所以?”

林宇正在思考,黎鸿业说:“逃避不能解决问题。”

林宇一点头,吁了口气:“也该和他谈谈了。”

林宇和黎鸿业牵着手,彼此手腕上系着情侣的白金手链,进了夜总会。

“坐大厅!”黎鸿业吩咐道:“安静一点的角落。”

侍者彬彬有礼,递上酒单,小弟们自觉站在沙发后,林宇回头道:“大家随便找地方坐吧,不用陪着了。”

黎鸿业微一点头,默认了林宇的建议,小弟们各自找了吧台和沙发坐下,黎鸿业脚踝架在膝上,双手摊于沙发靠背,像一头捍卫领地的雄狮,把林宇置于他的保护之下。

“点酒吧。”黎鸿业道。

林宇点了两杯酒精浓度不高的酒,眼光不时在场内游移,寻找林泽的下落,夜总会里的人形形色色,大部分是结伴而来的同□□,有GAY也有蕾丝边,雌雄莫辨的T无一例外,穿得十分帅气,不少小男生又娇又嗲,还时不时地朝他们的位置上看。

黎鸿业容貌英俊,侧脸上的刀疤更添帅气,只穿件性感的束身背心,胳膊上的刺青张扬可见,林宇则一副孱弱的白皙病态,头发阴郁地斜斜搭在右眉间,这两人的来历实在非常奇怪。

林宇道:“没看到他。”

黎鸿业:“那就喝酒吧,我也正想找他问点事。”

林宇淡淡道:“什么事?”

黎鸿业嘴角邪气地勾了勾,不予置答。

林宇漫不经心道:“那时候,本来他让你来找我的,对么。”

黎鸿业道:“当然不是,哥要做什么,用他来管?你不相信我?”说着拈起林宇下巴,野蛮地把他抱在身边,低下头,与他接吻。

音乐响起,上一个节目退场,大厅中央的舞台星光旋转,一片靛蓝色的光如大海般此起彼伏。

继而光线一收,林宇抬起头,注视远处的场中,漆黑中,顶灯亮起,乳白色的光芒落下,照在高椅中的男人身上。

“是师父。”林宇笑道。

黎鸿业嗯了声:“我觉得王清应该也是歌手,你忘了他的ID么?”

林宇想起幻想乐曲,以及游戏里那个漂泊的,背着一把鲁特琴的吟游诗人,依稀间把这两个形象重合起来。

如果世界上有一种声音能用“安静”来形容,那么王清的声音无疑是安静的——柔和而低沉,带着催眠般的和缓,配合那缕白得耀眼的射灯光束,令他的发梢,睫毛,衣角都蒙上了乳白色的毛边。

“我看到你了,小宇。”王清笑了笑。

“今天给大家唱首侧田版的‘loving you’。”王清低头,修长白皙的手指头拨弄了几下怀中的吉他弦,唇微一动。

“Loving you……is easy ’cause you’re beautiful……”

黎鸿业吹了声口哨,林宇微笑看着场中的王清,他的声音带着几乎流露在外的忧伤,手指拨弄吉他弦时,每个乐音是沉滞却又凝重的,歌词从他的唇间迸发时,在麦克风前带着清晰而和缓的气息,仿佛就在耳边响起。

“唱得真好。”林宇喃喃道。

黎鸿业打了个响指,示意侍者过来,吩咐了几句话,片刻后侍应把一个粉红色的玫瑰花信封放在盘上,捧着过来。黎鸿业准备装钱打赏王清。

林宇看了黎鸿业一眼,黎鸿业下意识地在胸膛前作了个摸西装内袋的动作,表情僵住了。

他没带钱。

林宇善意地说:“写张欠条也可以的,我觉得师父应该不介意。”

黎鸿业:“……”

王清唱完了,五指一扫吉他弦,场内纷纷鼓掌,吹口哨。

王清仍看着林宇这个方向,朝他暧昧地眨了眨眼,林宇起身穿过人群,王清下台来,作了个“等等”的手势,继而从后台的旋梯离开。

黎鸿业在裤袋内摸了一会,有名穿着黑西装的保安过来,躬身恭敬道:“鸿哥好。”

黎鸿业眼睛一扫,道:“华辉在场子里?”

保安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支笔,双手拿着递过,道:“辉哥吩咐小的过来问一声,鸿哥想打赏王清多少,都是辉哥的面子,不嫌弃的话写个数字就成。”

黎鸿业在信封上写了个数字,侍应捧着信封转身离去。

“华辉还有事?”黎鸿业倚在沙发上,懒洋洋地抬眼问。

那保安道:“辉哥说,鸿哥如果想喝酒,他就过来聊聊。”

黎鸿业道:“请他过来吧。”

林宇回来了,挠了挠头,黎鸿业道:“怎么?你师父不见客?”

林宇道:“他似乎还有点事,上楼去了,这位是……”

一名小个子男人过来,手腕戴着金表,主动与林宇握手。

黎鸿业道:“叫辉哥。”

林宇打了招呼,那男人满脸笑容,三十岁上下,保养得很好,看模样比黎鸿业还小,眼睛只在林宇脸上一扫,便把注意力集中在黎鸿业身上,只以为林宇是黎鸿业带来的小情人,不甚在意。

华辉笑道:“黎老大前几天去大哥那里了?”

黎鸿业和华辉碰了碰酒杯:“那伙意大利人不是你接待的么,怎么问起我来了?”

林宇沉吟片刻,看了黎鸿业一眼,黎鸿业道:“对了,小宇是王清的朋友,特地来看他的。”

华辉马上会意,笑道:“楼上,217贵宾包间。”

林宇乐得可以脱身,黎鸿业的谈话他没有兴趣,也不敢搀和,有什么疑问回家再问他就可以了,当即起身道:“我可以去找他吗?”

华辉道:“当然可以,请随意。”

黎鸿业道:“叫小的们跟你去。”

林宇走到吧台旁,找到小弟庚,小弟庚正在吧台前和一个温柔的小P调情。

“跟女人一起有什么意思啊——”小弟庚邪气笑,耳上水钻坠子一晃一晃:“来跟我拉——美女——”

小P挽了下头发:“死基佬,小心我家那个上洗手间回来揍你哟。”

林宇道:“老五,陪我上去一趟成不?”

小弟庚朝后望了一眼,便知轻重,吹了声口哨,不远处小弟们纷纷过来集合。

林宇抬头看,从吧台另一侧上楼。

楼下的音乐渐小,隔音效果做得很好,二楼走廊里铺着红地毯,吊灯金碧辉煌,两侧是贵宾包间。

“大嫂找你师父么?”小弟甲问。

林宇点了点头:“他在……”

小弟丁拿着个玻璃杯贴在门上听。

林宇:“……”

小弟丁:“??”

林宇:“糟了,我忘了哪间,刚刚华辉说是二多少来着?”他朝下望,见黎鸿业和华辉没在先前的位置了,显是换了张沙发谈事情,仓促间又找不到人。

“师父!”林宇喊了声。

小弟丙:“按照排列组合……”

小弟丁:“包在我们身上!”说着雄赳赳,气昂昂把门一脚踹开。

“作死啰——”房里一声尖叫,奶罩旋转着飞出来扣在小弟丁的头上,浓妆埃及艳后冲出房门,两手对着门口的人一通粉拳乱锤,忿气冲冲地摔上了门。

林宇:“等等……”

小弟庚:“老小气势不行,我来。”旋即踹开另一扇门。

“查房了查房了!扫黄了啊!便衣出警,都抱着头蹲下!”小弟庚吼道:“你!你!你!还有你!这里有叫王清的吗!站出来。”

另一间房里在开轰趴,白花花的男体十来个,马上抱头鼠窜,跑到墙边各自蹲下,鸦雀无声。

小弟庚扫了一眼,又问:“有叫王清的吗?”

没人回答,小弟庚道:“没事,打扰了,大家玩得开心啊。”旋关上了门,小弟甲乙迅速上前善后处理,掏出一根铁环咔嚓一声,将门把固定住,免得里面冲出来寻仇。

林宇:“简直是够了!都下去!”

小弟丙敲了敲另一间房门,里面传来男人气喘吁吁的声音:“什么事?!没事别来!”

小弟丙朝林宇点头,示意稍安,这次不是暴力手段。

小弟丙双手握在身前,紧张地踮了踮脚,声音诚恳:“尊贵的客户您好,今晚是如意五周年店庆,我们提供了买一送一服务,我是附赠的客服代表零零三……”

林宇:“……”

门一开,小弟们蜂拥而入,里头的小牛郎吓得缩进被子里,小弟丁道:“我也是买一送一的!来让我看看是他吗?不是,你们继续啊,打扰了。小朋友这个糖送我吧,隔壁埃及艳后的奶罩和你换,反正你也没空吃糖了那人等下还会给你吃个大的……”

林宇揪着丁的衣领把他拖了出来。

“徒弟?”217房门口,王清迷茫地问。

林宇一手扶墙:“师……师父。”

王清衣衫散乱,头发乱糟糟的,脸色有点疲惫,打了个呵欠,揉了揉脸,笑了起来,开始整理衬衣。

王清笑道:“怎么都穿成这样?你们……”

小弟们站成一排,林宇转身,挨个把他们踹下楼梯。

王清道:“刚刚舞台上见着你了,坐你旁边的那位帅哥就是银河?”

林宇嗯了声,问:“我上来找你的,不过忘了是哪间房,你……在这里做什么?”

王清眉毛一挑,说:“还能做什么?今天晚上有人包了我的,怎么挑这个时间来了?挡师父财路。”

林宇道:“星翼让我来的。”

“我没有。”房门再次打开,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露面时,双方三人俱是一阵尴尬而漫长的沉默。

过了很久很久,林宇的声音遥远得仿佛不是他自己的:

“好久不见了,哥哥。”林宇说。

林泽答道:“王清,你让小宇过来的?”

王清道:“你觉得这可能么?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星翼。”

林宇退了一步,笑了起来。

王清:“怎么了?”

林宇嘲道:“你们都被月羽耍了。”

林泽马上意识到什么,蹙眉说:“小宇,再见。”继而穿上西装外套,匆匆离去。

林宇淡淡道:“应该说,再也不见。”

林泽下楼梯时回头看了一眼,似乎还有话想说,王清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走吧,林泽才下了楼。

林泽走后,王清才吁了口气,从水晶缸里取了根烟点着。

“你在陪他?”林宇问。

王清若有所思地点头,眼神漂移不定,落在林宇脸上时,又笑了笑。

“你和他长得有点像。”王清欣赏地说。

林宇侧过头:“一点而已吧,小时候很多东西,都是他教的,莎士比亚的话剧,卢梭的画,金瓶梅……从臭豆腐到西餐,几乎都是他教给我的。”

王清道:“有时候我觉得他在游戏里和现实里,简直是两个人。”

林宇道:“我该叫你堂嫂?”

王清摆手笑道:“不,我和他不是恋爱关系,换个地方说,这里有摄像头。”

林宇跟随王清下楼,径自道:“那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和他说话,从来不能当真。不过你估计已经陷进去了,不是恋爱关系又是什么?”

王清礼貌地笑道:“我只是他的妾。”

林宇:“……”

王清带着林宇穿过大厅,说:“咱们到外面去吃炒田螺?”

林宇欣然道:“没问题。”

黎鸿业还在沙发上抽烟,喝酒,林宇去打过招呼,王清道:“我待会送他回去。”

黎鸿业似乎在想很重要的事,随意一点头,便放任林宇走了。

他们出了夜总会,深秋的风清爽吹来,林宇把手插在裤袋里,沿街缓缓走着,老城区的步行街大部分在十一点歇业,剩下为数不多的夜市,以及夜市里的街边大排档。

王清找了个靠近马路的地方坐下,点了些宵夜,开啤酒。

“银河看上去很不错。”王清道。

“或许吧。”林宇道:“起码比我哥哥好。”

王清道:“是月羽让你来听我的唱歌的么?她应该已经开始怀疑我了。你对小三有什么看法,徒弟?”

林宇有点茫然:“小三是什么?”

王清道:“破坏他人家庭的第三者。”

林宇迷惑地摇头,对感情的事几乎没有什么见地,忽问:“你们认识了多久?”

王清想了想,道:“四年,就在如意认识的,他说过有个弟弟,出国留学,那时候应该就是你了。”

林宇沉默点头,心想难怪以前没听林泽说过,又问:“月羽呢?”

王清:“最近认识的,他家里催得紧,让他结婚。”

林宇道:“师父,我对这件事不作评价。”

王清笑道:“你说点什么也没关系,反正我很快就要走了。”

林宇:“去什么地方。”

王清给二人斟了啤酒,林宇端起来喝了一口,廉价啤酒的味道苦涩,田螺也很辣,有点呛人。

“再过几天。”王清说:“没想好去哪里,不在如意唱歌了。”

“那家夜总会的老板会让你走么?”林宇道。

王清说:“不说,买好机票就走,换一个城市开始新生活,只要走得够远,他们也没我的办法不是么。”

林宇点了点头,心里还有很多话想问。

王清:“别为我担心,我不亏的,徒弟,他至少在付钱这点上,从来不赖账。”

林宇笑了起来。

林宇:“你只和他在一起吧。”

王清无所谓道:“有时候也会陪别人,最近都在陪他,可能他也觉得自己快结婚了吧,想多和我过几天。”

林宇觉得这个话题实在太沉重,想了片刻,问:

“你在……上面?”

以林宇对他堂哥的印象,实在说不准他在床上时是充当什么角色。

王清:“通常都是下面,他怕疼。”

林宇笑道:“胡扯。”

王清:“就是,你当下面就当得挺好。”

林宇没好气道:“你又知道我当零的?”

王清笑道:“不仅知道,还知道你是纯零。你家那位是纯一,看眼神就看出来了。”

林宇:“有这么准?”

王清:“还有……跟着你们的,那位戴眼镜,花衬衣的小帅哥,也是个零,他应该和那名坐在吧台,傻乎乎的年轻小哥是一对。”

林宇知道王清说的是小弟丙和丁,忍不住笑道:“是老三和老小。”

林宇侧着头打量王清,说:“你是纯零吗?”

王清:“我的技术很不错,经过培训的,当一的技术尤其好。只是和你哥在一起才当零。”

林宇道:“其实当零感觉很好。”

王清笑着揶揄道:“对吧,当零总体感觉比当一要舒服,是林泽他不会玩。”

林宇点了点头,王清又道:“会享受的GAY,通常都是当零居多。徒弟,想试试师父的床上技术么?我当一,给你打五折,保证你一辈子忘不了这滋味。”

林宇:“算了,谢谢!我知道是因为我长得像林泽的关系,你太黑了!”

王清大笑道:“你和他长得有五分像,所以打五折。”

林宇沉默了很久,王清问:“你们的关系似乎很糟?”

林宇吁了口气,说:“是这样的。”

林宇将自己从国外归来的事,直到家族的陷害,原原本本地告知了王清,过程中王清只安静地听着,并不打断。

“所以……就这样了。”林宇道。

王清忽道:“林泽他们伪造了一份遗嘱,是不是?”

林宇说:“据他自己说过,他也是被迫的,好吧,至少他得到了属于他的这一部分利益,但我姑妈,我叔叔他们肯定是主谋。”

王清说:“那么你未来,有什么打算?”

林宇说:“我没有证据,光靠鸿哥,解决不了问题,照现在的情况看,木已成舟,或许就只能算了。先活下去,再慢慢想办法。”

王清道:“如果说,我看过那份遗嘱,能帮上你的忙么?”

林宇抬眼,目光直视王清,问:“遗嘱上写的什么,你还记得吗?”

王清沉思许久,说:“那天晚上我和林泽约好,在我家过夜,但他一直没有来。期中他女朋友打了好几个电话来,问我他在我这里么。”

林宇问:“几号?”

王清道:“是八月下旬的时候了。”

林宇心内一算,正是自己爷爷死的那段时间。

王清又道:“他最后半夜三点才来,来了没说话,倒头就睡,快天亮的时候手机震动,还是他女朋友。未接电话有很多个。”

林宇道:“意思是,他那天晚上谁的电话也没有接。”

王清唔了声,说:“过了一会,他的女朋友发短信过来,里面是两张手机拍的照片,和一段信息:我们什么时候结婚?你说好了的。”

林宇不由自主地坐直了身体。

王清说:“我当时看不清楚照片,又是关于和他结婚的,就多存了心,把手机接上电脑,图片拷到电脑里,发现是两份纸张一样的遗嘱,应该就是你爷爷的了。”

林宇道:“照片呢。”

王清:“电脑中毒,系统重装了。”

林宇说:“内容呢?”

王清冥思苦想:“忘了。”

林宇:“……”

王清:“徒弟,你要体谅师父,我也要学习再就业。”

林宇:“你学习再就业和电脑中毒有什么关系……”

王清:“我每天要用电骡从网上拖GV观摩学习,系统经常中毒……”

林宇彻底崩溃了。

喜欢别过来请大家收藏:(www.chuanshuoshuo.com)别过来笔趣阁备用更新速度最快。

别过来最新章节 - 别过来全文阅读 - 别过来txt下载 - 非天夜翔的全部小说 - 别过来 笔趣阁备用

猜你喜欢: 快穿系统:炮灰女配要翻身别过来王者:夫人,求带躺快穿王者荣耀:英雄,你躺好!带着作弊码穿游戏最后的帝王星卡大师(重生)电竞男神是女生:洛爷,狠强势快穿之男主攻略游戏麻烦请叫我上仙这个团宠有点凶
完本推荐: 逍遥医道全文阅读校园绝品狂徒全文阅读网游之巅峰召唤全文阅读天才医生全文阅读莽荒纪全文阅读超级透视眼全文阅读抗日之特战兵王全文阅读都市之全能奇才全文阅读万域之王全文阅读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全文阅读另类保镖:美女总裁爱上我全文阅读都市奇门医圣全文阅读武动乾坤全文阅读末日蟑螂全文阅读唐砖全文阅读异能神医在都市全文阅读哇!萝莉萌翻了全文阅读一品嫡女全文阅读天苍神帝全文阅读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玄幻:反派大枭雄日月风华都市之最强狂兵重生都市之我是仙王绝品神医天字第一當[红楼]婢女生存日常穿越了的学霸白骨大圣帝婿武逆九星霸体诀至尊剑神神级修炼系统最强狂暴皇帝我,儒剑仙,在天墉城签到三百年逆袭天价老公霸道宠龙纹战神王者青道弃少归来女总裁的贴身兵王基因大时代最强反派系统超越狂暴升级阴阳术士都市不灭仙医龙血战神武神至尊万古第一神

别过来最新章节手机版 - 别过来全文阅读手机版 - 别过来txt下载手机版 - 非天夜翔的全部小说 - 别过来 笔趣阁备用移动版 - 笔趣阁备用手机站